飛鹿言情小說網

馭風而來 008

小說:馭風而來  作者:野獨  回目錄  舉報

走讀生中午可以出去,不過高一的剛入校好奇心都很重,明明表白墻上刷屏式勸告高一的食堂菜很難吃、不是人吃的,還是有很多高一走讀生選擇去食堂,余燃和梁閑也在其中。

“我跟你說,我都打聽好了一樓的三號窗最好吃,今天好像出糖醋排骨!毕抡n后梁閑挽著余燃往食堂走,“艾瑪真的是要靠搶的嗎?!快快快!燃兒快!”

高一八班在一樓,今天最后一節課又正好是自習課,所以比任何班級都要早出教室。梁閑和余燃好好在路上走著眼看著一個個少年如風一般掠過奔向食堂,梁閑驚了,連忙拉著余燃跑起來。

“我去我去,驚險啊!”她們還算動作很快了,到食堂的時候三號窗還沒多少人,梁閑一手搭在余燃肩上,驚魂未定。

“看來食堂沒傳說中的那么難吃,”余燃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隊伍還在飛速變長,“我們很幸運誒!

“那可不,”前面打飯的速度很快,梁閑推著余燃往前走,一臉興奮,“好期待好期待,第一次吃三中的食堂啊!

初中也有食堂,不過不怎么好吃,梁閑吃過一次就拉著余燃出去吃了,一出去就出去了三年,把學校附近的餐館吃了個遍。

很快到了余燃,三號窗的菜真的很好,有梁閑打聽到的糖醋排骨,還有紅燒魚、醋溜土豆絲、竹筍炒肉等。余燃聽到梁閑在她后面驚嘆,她也沒猶豫,隨便要了幾個菜就刷了卡端著餐盤離開了。

“好了好了走吧,去二樓!绷洪e買完喝的叫住正想去找座位的余燃。

“為什么?”余燃端著飯用小拇指勾著飲料,側頭問著。

“二樓視野好,而且涼快,”梁閑推著余燃,嘴里叼著奶茶的袋子,說話含糊不清,“快快快,我這個樣子太沙雕了!

余燃輕笑,抬腳向二樓走去,沒再讓梁閑推著走。

“嗯!好好吃,比我們初中常去的那家快餐店里賣的都要好次誒!”

她們坐在二樓靠窗的那排,窗外是車水馬龍的街道,還可以聽到對面水果店的叫賣聲,而二樓窗口也人滿為患,梁閑吃著心心念念的糖醋排骨,心情很好。

“別跟個二傻子似的,快吃!庇嗳伎此吲d得尾巴都要翹上天了,實在沒忍住笑著提醒她,“帥哥都要被你嚇跑了!

聞言梁閑立即收斂了許多,抬起一只手擋住了臉還問余燃:“啊是嗎,剛有帥哥嗎?我是不是笑得特難看?”

余燃喝了一口飲料,意味深長嗯了一聲。

梁閑咬牙切齒:“那你怎么不攔著我?”

“攔不住!

大勢已去,梁閑也不管了,擺了擺手淡定吃了一口飯,說:“那我不管,我的形象全毀了,你是個罪人!

余燃:“行行行,那原告,您想讓我這個可惡至極的被告做什么才能彌補您那受到傷害的小心靈呢?”

梁閑含著吸管,想了一會兒然后不懷好意地看著余燃手邊才喝了一兩口的飲料,挑眉道:“你這飲料看起來不錯……”

食堂賣的飲料種類繁多,可樂、芬達、奶茶……甚至還有雙皮奶,余燃在感慨三中真是除了成績啥啥都好的同時,買了招牌飲品黑糖燒仙草,甜度適中,冰冰涼涼,用余燃的話來說就是,還不錯。

余燃吸著土豆燉粉條里的粉條,聞言身子僵了一秒,接著頭也不抬地將飲料往前推去:“喏,拿去,不許多喝啊!

梁閑接了飲料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好好喝!”她兩眼放光捧著杯子左看右看,“燒仙草?我明天也要買!

余燃點點頭,看著她還了飲料,說:“你買的什么?咋看起來這么紅,酸梅湯?”

梁閑搖搖頭,正想說卻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神神秘秘將自己的飲料推到余燃手邊,說:“想知道什么味嘗嘗不就知道了!

與梁閑同喝一杯水不是沒有過,如果沒有經歷過上輩子,余燃可能大大方方地就接過來喝了,但是這世上沒有如果,余燃看著面前那暗紅色的飲料,捏筷子的手不自覺緊了些,指尖很快就泛了白。

有些陰影一旦造成了就很難抹去,重生以來余燃以為自己已經釋懷了,但沒想到那種被控制的窒息感還是像暴風雨一樣猝不及防地就籠罩在她的心頭,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燃、燃兒?”余燃臉色突變,梁閑緊張起來,“你怎么了?怎么臉色這么白,不舒服嗎?”

余燃緩緩抬手握住杯子,又慢慢將吸管送至嘴邊,含住,然后喝了一口。

“嗯,不是酸梅湯,”余燃突然笑了,將飲料放下,“是火龍果,還有果肉呢!

“你啥時候去學的變臉?嚇死我了!绷洪e接過她還回來的飲料,看著她臉色恢復如初憋了半天才說了這么一句。

余燃笑而不語,撂了筷子轉頭望向窗外。

梁閑:“你這就吃完了?那你等等啊,我很快的!

三中后巷有許多小吃店,現在這個時候正人滿為患。

對啊,人滿為患,余燃都有點不相信自己是真的在這樣一個地方繼續自己的生活,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穿著巨丑的校服,和朋友安安穩穩吃著要靠搶才能吃到的飯,最重要的一點是……沒有裴炎。

啊。

人間真好。

“高一入校第一天我們是為什么要想不開跟他們搶?是外面的米線蓋飯不好吃嗎,是店里的空調不夠猛嗎?!”楊辛鈺看著面前排了半天隊才買到的一碗少得可憐的掛面,一臉怨婦相。

“誰叫你跑得慢呢,我打的咋就這么豐盛!币慌缘睦钊f給他夾了一塊排骨。

“你閉嘴,你一體育生好意思跟我這柔柔弱弱的書生比?!”楊辛鈺翻了個白眼然后嗦了一大口面,怎料嗦得太快把自己嗆著了,連忙放下筷子捶著前胸咳得面紅耳赤。

“咳、咳咳咳——”

“哎呀呀,吃個面還能嗆著,你可真行!崩钊f幫忙拍著楊辛鈺的后背,“就這么點面誰跟你搶了是怎么滴了,吃這么快!

“你——咳咳——”聞言楊辛鈺想反駁,無奈嗆在嗓子里的那點湯實在卡得難受,他只得捂著嘴又白了李萬一眼。

他倆并排坐著,楊辛鈺轉頭的時候李萬生怕他噴自己一身,于是一邊給他順背一邊拿另一只手護著自己的碗。

“您悠著點,別說話,小心誤傷到炎哥了!

說著李萬下意識往前看去,卻發現對面裴炎盤子里的菜一口都沒動,甚至筷子都沒有拆開,再抬頭就看到他炎哥一動不動側著頭望向一邊。

“誒炎哥你在看什么呢?”李萬好奇也看過去,但因為他們坐在靠門的那排,這一望過去基本望到了整個食堂,所以他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炎哥在看什么。

半天得不到裴炎的反應,李萬又不敢再問一遍,正好這時候楊辛鈺沒再咳了,李萬轉頭跟他對視幾秒,兩人又默默低頭吃自己的飯。

沒辦法,自裴炎回學校后就像變了個人一樣,話越來越少,就算說話語句也越來越簡短。

他們也很理解,畢竟父親去世了嘛,家里就剩裴炎一個人了,所以他們一直跟著他,什么事都叫上他,不去就都圍在他身邊閑聊。

但好像并沒有什么用,這幾天他們甚至在裴炎臉上看到了厭煩,所以現在李萬和楊辛鈺都不敢多問,生怕這祖宗下一秒就掀桌子走人了,然而就在他們戰戰兢兢埋頭吃著飯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不咸不淡的一句。

“沒什么!

李萬和楊辛鈺同時抬了頭,卻看見對面那祖宗低頭著拆筷子,唇角輕揚。

嗯?

唇、角、輕、揚?!

“……我去!睏钚菱暤袜痪,搭在大腿上的左手下意識一用力。

“嘶——”

“娘娘,不是幻覺!甭牭綏钚菱暫敉绰,李萬用手肘頂了他一下。

楊辛鈺點點頭,看裴炎慢條斯理吃著飯突然意識到什么,抬腳就給了某人一下。

“你TM再叫我娘娘試試!”

李萬又痛又心疼自己的新球鞋:“真的不是幻覺啊……”

對于高一來說,九月就是磨合期了,熟悉校園,漸漸跟上高中的學習節奏,還有一次不大不小的月考。

相對于大部分人的隨遇而安,余燃可謂是對高中的一切都極有興趣,所以在她在軍訓的時候一口就答應了學姐的邀請,上了臺,還得了獎,雖然不是為自己班,為此得罪了班上一些女生,什么沒有集體榮譽感啊、叛徒啊、巴拉巴拉巴拉……

余燃沒有什么反應,倒是來串班的梁閑看不過去了,直接一個白眼就懟了回去,幾個人就罵了起來。剛開始余燃還會勸,但看到梁閑懟得對方插不上嘴后也就任她去了,然后一個人蹲在一邊看手機。

梁閑錄了視頻,余燃發給了顏妍,對方秒回了,然后在征求了她的同意后把那個視頻發在了朋友圈,之后的一個小時里余燃就看著她媽跟她哥像說相聲一樣一唱一和夸著自己。

“別回頭,那個婆娘進來了,肯定要找我們的茬!

午飯后她們去了學校的超市,余燃正挑著抽紙,上一秒說要去拿水的梁閑突然靠了過來,貼著她的背神神叨叨。

就算重新分了班,班上還是有軍訓一起的同學,“那個婆娘”就是一個。她叫孟萌,罵過余燃,跟梁閑吵過架,人長得漂亮嘴皮子可厲害了。

余燃從貨架上拿了一包八十抽的,轉身的時候往門口瞟了一眼,果然一個高挑熟悉的身影在門口的貨架晃蕩,身邊圍著幾個人。

“冷靜,人好歹是班長,別一開學就跟同學們鬧不愉快。要買零食嗎?”余燃轉到零食區,拿了幾袋糖。

“不吃。不是,你啥時候這么慫了?”梁跟在她身后,時刻注意著那邊,時不時就往那一堆望去,一個不留神就跟某人對上眼了,對方十分不屑地翻了個白眼,她也毫不客氣地翻了回去。

“這不是慫不慫的問題,我只是不想太過招搖,高中不比初中,安安穩穩畢業比什么都重要!庇嗳紡谋窭锬贸鰞善克,梁閑接過其中一瓶,然后去排隊結賬。

“嗯?之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中考結束的那天我可是清清楚楚聽到你說上了高中要當校霸的,很多人都可以證明!

“今時不同往日,”余燃刷了卡站在一旁,等梁閑也結了賬才繼續說道,“按以前我可能就正面跟她們剛上了,但我現在不屑與她們糾纏。張揚也要看方式,這樣太蠢!

“哇,好有道理,感覺你有點女王范了誒!绷洪e挽著她,很是驚訝她會這么說,笑著用肩膀頂了她一下。

余燃笑而不語。

可能大多數人認為十八歲是人生的分界點,因為在那之后就是成年人了,要經歷的事會更復雜,會更難。而對余燃來說,十六歲才是她人生的分界點,無論是上輩子還是現在。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馭風而來書評:
江苏11选五任三遗漏